诶?不要如此悲伤嘛,还有如此多的美好的世界没去探索过呢。就算是现在寂寞,之后总会改变的,所以,不要哭了,好吗。

太随便还是不行啊

+

一个爆哭,禁得住时间考验的爱情,这怎么让人受得了啊。

+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

没了…

+

也许他只是想保护你的坟墓。

+

hello!happy world!

+

肚子好痛…

+

记一段b站评论

“无论梦想之星多么遥远,只要不放弃,就有触及的可能”——赫尔曼 黑塞

集动画,漫画,歌剧,手游等于一身的大型多媒体企划,王道的校园设定,再加上九位性格迥异,惹人拎爱的少女,我们亦不难理解为何有些观众基于刻板印象,将“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 笼统地定义为一部千篇一律的偶像作品。然而在它波澜不惊的表象下面,却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别样景色:充满神秘气息的的地下舞台,荒诞至极的吉祥物兼裁判,以及用梦想做赌注,以“闪耀”作燃料的少女们之间充满着刀光剑影的对决...

作为一部描写舞台少女的动画,“少女歌剧”本身也是一部跌宕起伏,冲击着感官极限的音乐剧。拜曾师从几原邦彦的古川...

+

U r a ghost,im a ghost[box2特典cd试听]

前传漫画第8话的那个幽灵吧?循环,太好听了。感谢翻译。

天堂:Hello 私の居場所はどこに?スポットライトの光が届かない所

           Hello 我的归宿在哪里,在聚光灯的光线所照不到的地方

小光:さあ、お嬢さんこっちへおいで 苦しい鎖を   壊してあげましょう

   来吧,过来这里吧小姐,让我替你破坏痛苦的枷锁

純那:あ、ステファニーそっちへ行ってはいけない 奈落に向かい歩みを進める小さな足

   啊,斯蒂芬妮,不能去那边,妳那向着奈洛前进的微小步...

+

QK2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接触的时元粒子的呢

这个问题现在的我回答不出来

暴露在时元粒子下的人类虽然会拥有影响时空的力量,但更多的是被它给人体带来的伤害而失去人类这一定义。

那是跟成为无机物的不一样但又一样的“死亡”。

也被称为“时元群侯症”,治疗的方法现在还没有被找到。

They called them“xxxx”

xxxx身处多重空间,已知普通的武器并不能对他们造成有效伤害,但连续的强力射击也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

Assassin Creed x kukugumi

还记得最开始二太爷因为高傲而害死的灰袍小刺客吗,那种弱小无助又可怜的(不是)感觉太棒了

+

“Tougou桑,tougou桑!喂~tougou桑~”

结城友奈,现在正陷入烦恼中。

自己的大亲友,东乡美森,今天居然睡过头了,是让人惊讶到连树做的紫色乌冬都能一脸平淡地吃下去的程度呢,这可是那个东乡啊!平时一直都是东乡来到友奈的床边叫她起床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轮到结城友奈来到东乡美森的床边,要是被乃木园子知道了的话,估计能摆出十个太阳公公祭天。


+

plus

“空酱。”

低着头的照井春佳突然小声吐出了几个字。这让本来寂静如夜的休息室氛围突然摇动了起来,波动的来源,是三森玲子。

由于坐的太近,又在专心看台本的三森玲子听到她突然说话被吓了一跳,于是抬头看向照井春佳。然而过了不到半秒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在玩AWEK,完全是在那边的世界。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出于搭档的好意,三森玲子觉得还是提醒下照井春佳看看台本比较好于是扯了扯她的袖子。当然,也是借此来抚平一下自己被惊动的情绪,奇怪,为什么对会帕露喵斯反应这么大呢,此时的三森玲子困惑不已。

“喂。帕露喵斯。”

但是照井春佳并没有任何回应,仍旧低着头。

又是超过百分之九十吗,对此已经见怪不怪的森森森只好继...

+

AWEK Death

把自己杀死吧。

让一个全新的自己去接受这些,感受这个世界。

在这里并不需要任何已经沉淀下来的定义和定理以及所谓的常识,那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东西了。

AWEK是融合了AR和虚拟现实头盔的最新系列产品,可自定义输出大脑的参与率,百分之百的时候身体完全不参与,全由脑电波来接触,就是完全的虚拟现实。50-100可以随时切换AWEK和现实,但是不能同时操控,低于50则可以身体随着动起来,不过AWEK这边并不会断开控制,可以说是偏向AR了。当然这并不是AR,周围的场景并不会随之变化,AWEK也有专用的AR模式,需要事先扫描周围的现实坏境,然后选择主题,系统才会按照算法自主配置环境。

而AWEK登录的...

+

不可能

为什么是

啊啊

从以前开始就搞错什么了呢

是这样的么

双膝无力再支撑自己,地面传来的丝丝凉意也无法与从内心升起的寒意相比较。

名为卫藤可奈美的人开始崩坏了。

被这根本无法想象但就这么展现在自己眼前的现实给击败了。

在自己的认知中早已不存在于世的人此刻就站立在自己面前,并且那个姿态怎么也不能再被称作人类。

原因已经不用再去询问,在看到少女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明白了。

是我的错啊。

在那一瞬间大量的思考不受控制的涌上大脑,压得可奈美喘不过气,事实上她也确实感受到了呼吸困难,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襟,胸口不受控制的起伏着。

啊啊,是我的错啊。

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脑中只有这...

+

没有争斗的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吧。

现在这样装作看不见,真的是自欺欺人呢,各种方面都在逃避啊。

嗯。。不可能这样的词也不太正确呢

+

所以说人类为什么要去轻易伤害别人呢。

所以说我明明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去问啊。

所以说,啊还是算了,别说了


+

。。最近完全没去看塞纳河呢。。虽然还在用应援会的网盘。哈哈。嗯,,,说真的很伤心啊。。。但是也很理解。。大概就是这么个很难受的状态吧👈很久之前

+

黑金真的太对口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学姐和英梨梨!!!!!

实在不能太棒。

啊。

但是惠也不错

英梨梨你也是罪孽深重呢。

(望天)


+

噬魂师真不错呢

昨天突然想重温一下,武器和工匠的设定真棒啊


+

我总是觉得起码自己得十分了解这个内容,没有理解错误的地方才能再在这个基础上去描绘自己所想,就是所谓的带着镣铐起舞吧,没有这个镣铐会感觉不安,而且一知半解写出来的东西会让非常了解的人感到你完全没懂,这是非常不尊重了,嗯,还是加油先理解吧

+

能遇见勇者真是太棒了

+

冷静并心怀期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记不到了)啊?是伯爵吗?

+

瑞鹤真可爱啊~👈很早之前

+

我的词汇,真是匮乏。
话说文笔什么的,嗯。
差距是一眼能看出来的啊。
有些就是舒服,有些就是感觉底蕴强,有些轻松的恰到好处。
就像我现在就形容不来看着舒服是什么感觉(。﹏。)

+

习惯于说话了(真的吗明明你说话都很少)。写作和说话差别还是挺大的啊。转场,衔接的处理什么的,有点苦恼。

+

好累啊

我的表达能力啊

是不是没救了


+

哩姬真好吃,吧唧吧唧

我对弱受气质的人真没抵抗力


+

帅气主唱,在线丢人2333

aiai原来是游戏黑洞的吗👈很早之前

+

© balabalaY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