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不要如此悲伤嘛,还有如此多的美好的世界没去探索过呢。就算是现在寂寞,之后总会改变的,所以,不要哭了,好吗。

plus

“空酱。”

低着头的照井春佳突然小声吐出了几个字。这让本来寂静如夜的休息室氛围突然摇动了起来,波动的来源,是三森玲子。

由于坐的太近,又在专心看台本的三森玲子听到她突然说话被吓了一跳,于是抬头看向照井春佳。然而过了不到半秒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在玩AWEK,完全是在那边的世界。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出于搭档的好意,三森玲子觉得还是提醒下照井春佳看看台本比较好于是扯了扯她的袖子。当然,也是借此来抚平一下自己被惊动的情绪,奇怪,为什么对会帕露喵斯反应这么大呢,此时的三森玲子困惑不已。

“喂。帕露喵斯。”

但是照井春佳并没有任何回应,仍旧低着头。

又是超过百分之九十吗,对此已经见怪不怪的森森森只好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台本,以照井春佳的敬业程度来说其实并不需要她去关心什么,说到底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小行为罢了,再说跟照井春佳搭档这么久以来她的认真和付出自己一直看在眼里,就让她放松一会儿吧。

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此时的三森玲子只有满溢而出的安心和可以忽略不计的些许无奈。就像夜晚的月光比起白日的阳光更为平静一般,此刻的安心,并不带有耀眼这一属性。(是说帕露喵斯还是安安静静的时候更让人安心?笑)

过了几秒想起什么的三森玲子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同样低着头仿佛在看面前资料的人,那个人叫天海空,是负责她们出演的TV动画的总监督,同时也是照井春佳认识许久的游戏玩伴。只要盯着看几分钟就可以发现其实她跟照井春佳一样,是一动不动的,就像沉思着的大卫,或者空间中凝固着的永恒。(啊?你见过雕像还会说话的?bushi)

啊,没错了。这俩人肯定在一起攻略哪个世界吧。三森玲子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去考虑这件事,低头认认真真看起了台本。两个小时之后再叫她们去吃饭吧,要吃什么呢。

休息室又回归了静止状态,三人都独自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

时间的流逝总是很有趣的,有人在意它就俏皮地也盯着你,没人在意,它就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了,比如赛个跑什么的。可惜这次的比赛采用的是短路程的赛道。

五分钟之后,有人敲响了休息室的门。

“早上好,mimorin。”

来的人是内山夕实,她正抱着一包大的夸张的并且被塞得满满的纸袋,让人非常好奇内容物是什么。关上门之后yumin第一件事不是把看起来很重的纸袋放到桌子上,而是先恭恭敬敬地向三森玲子问好,然后才艰难地放下纸袋。

yumin是她们几个之中唯一对森森森非常注重礼节的人。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们关系生疏,这只是yumin想表达对三森铃子的敬佩的一点小坚持。说起来其实是帕露喵斯她们太过于得意忘形了吧。(tomoyo:喂!你当我不存在呢!某人秒速改口:啊,tomoyo是好孩子呢。tomoyo和yumin桑的辛苦我都有看在眼里,真是辛苦了。)

“早上好,yumin桑。”

三森玲子也是爱礼貌的好孩子。


评论

© balabalaYuu | Powered by LOFTER